爱文网
关注爱文网www.3652ww.com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
如何掌握《快3稳赢的一种方法》制胜方法
首页> 爱文百科>软文营销发布时间:2020年11月2日 20:32| 字号:  中  大评论:0  

《浩子老师寇-26845659》年6月某天,小胡通过朋友介绍,接触到了纸牌赌*博,渐渐沉迷其中。最初试探性投入了几千元,,几天时间赢了一万多。随后,小胡胆子大起来,下注越来越大,谁料一下子,全赔光,跌入了无尽深渊。

为了捞本,小胡先把家里的几万元投了进去,输完了;然后到处借钱,欠了十多万外债。母亲知道后,帮小胡向亲戚借了十来万,让他去还债。可小胡却抱着侥幸,一心想回本,反而把用来还债的这十来万又搭进去,最终也赌光了。

随后,小胡开始借贷,从微粒贷、支付宝、高*利*贷、快消费等平台又贷出了几万块钱,结果可想而知,也都输得精光。之后,小胡陷入了借贷来赌的恶性死循环。到此时,他已经欠下了25万元的饿赌债。

可是没钱怎么回本翻身,怎么还贷*款?于是,小胡不赌纸牌了,但又迷上了一种叫“幸运飞艇”的彩*票,想通过网赌的快速赢钱来还清之前现实赌*博中欠下的债。这种网络彩*票,一分钟开一次奖,下注最多上限为100万。科室,理想很丰满,显示却很骨感。迷上网赌后,小胡非但没有赢回欠款,反倒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在网赌上面输掉了差不多70多万。

从18年6月开始,到19年5月,将近一年时间里,小胡前后输掉了整整100万元。这一下子,让小胡清醒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身体直颤抖。怎么办、怎么还,这两个问题在那时就一直充斥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自此后,虽然他没再赌了,但是成天都被这两个问题弄得焦头烂额,身心俱疲。

不久后,妻子知道了他欠款的事儿,跟他离*婚了。他最要好的朋友,把自己的房子担保后帮他还债,但由于债额太高,导致还款不及时逾期后,朋友的房子被冻结,这让小胡更无颜面对这位老友。

一气之下,小胡反倒是振作了起来。不行,我得想办法自救,不为自己,也要为朋友。于是,就在网络上、现实中不停发布关于自己的经历,看能否有人可怜可怜他,帮帮他。可是一周过去了,仍然没有动静。“算了,不会有人帮我的,像我这样的人,谁愿意帮呢。活该自己这样,自己把自己毁了不说,还拖累了朋友。”就在他绝望的时候,网上发消息的贴吧里出现了一条消息,大致意思说可以带他翻身。他一下子来劲了。就向那人要了导师Q:浩子叩-26845659取得联系后,他告诉说:“只要你信我,并按照我的要求操作,我就能带你翻身。”就这样,按照那个人的要求,小胡从其他朋友那儿借到了5000块钱,并跟着他的操作计划,一步步走上了自己的翻身路。

但是,那个人有个规定:每天只能赢本金的百分之35就收手。刚开始小胡不明白,到后边实在忍不住,就问他什么原因。那人说:“赌徒之所以最后输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除了极少部分客观因素外,大部分都是贪得无厌,拿捏不好尺度。要知道贪赌必输,久赌必败。这也是我为什什么要求你每次只盈利本金的百分之三十就收的原因,要让你知道及时收手,才为时不晚的道理。”听完他的讲述,小胡顿时豁然开朗,。

这样的日子,小胡持续了有多半年。到去年年底,小胡在那人的带领下,已经赚了差不多60万。随后,那人说:“剩下的你自己还吧,要懂得适可而止,但是要切记,不可再赌。否则,我也帮不了你。”听完那人的忠告后,小胡放弃了,原因很简单,他不想再走那条老路子了。

现在小胡,在当地一家生产企业当一名一线工人,每天上10小时班。他说:“虽然现在苦点累点,但是心里很充实也很踏实。我没有再去赌,现在的我,靠着自己的努力在慢慢变好。我相信这是老师愿意看到的,从这里,我将走向生活的美好,我会加油的。”

【以下内容仅供休闲阅读】

清朝末期的某日,浙江富阳县衙在灵桥村的晒谷场上设了临时刑场,只见知府大人将“斩”字令牌重重一甩,说一声:“通匪死罪,就地正*法。”屠夫挥起鬼头大刀,只听“咔嚓”一声响,朱宏的人头落了地。

朱宏,灵桥第一举人,中举那年,年仅十九岁,受朝廷重用,被派驻广东水师任营书。朱宏精明能干,深得水师提督赏識。八年后,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将其击倒,无奈离职回家休养。朝廷特赐他七品官职回家,朱宏成了虚有官职的平民百姓。

朱宏回到灵桥家中后,身体慢慢好转,被众乡人推荐为罗山八庄中最大的灵桥庄主,灵桥人称他为朱宏先生。

那年,“长毛”(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军)造*反,声势浩大,势如破竹。村里人听说“长毛”已到萧山,但凡“长毛”队伍路过或开进村庄后,只要对其稍有不从,他们就会大开杀戒,放火烧村。作为灵桥的一庄之主,朱宏先生生怕有一日“长毛”开进村来。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这日,县衙知县大人来到朱宏家中说,明日午后有一哨从南方来的“长毛”要开进灵桥村休整。

知县对朱宏说:“这次‘长毛进村,衙门不便出面,就交给你来应付。一是你在广东待过十年,会说广东话,便于与‘长毛沟通;二是你本身就是灵桥庄主,长于谈判斡旋,令人信服。”

翌日,朱宏先生在灵桥村东“长毛”必经路口,摆上十张枣红色八仙大桌,桌上放满猪首羊头、全鸡全鸭,还有四季水果和精美点心。朱宏身着七品官服,领着各姓族长,在村口翘首等待。足足等了两个时辰,方见一队擎着“艾”字旗的队伍远远走来。这队“长毛”队伍共有四五十人,一个面孔黝黑的壮汉领头,昂首挺胸,精气神十足。朱宏迎上前去,向头领弯腰抱拳施礼道:“鄙人朱宏,是灵桥庄主,带领族人在此恭候多时,迎接弟兄们进村扎营。”“长毛”头领大着嗓门说:“算你知趣!”

朱宏以广东话回应道:“我们一切听从头领安排。”头领一听朱宏纯正的广东话,惊异万分,说:“你是广东人?”“不是,我在广东待过十年,当地话略懂一二。”“好说,好说,带我们进村吧!”

灵桥村人将下街头几间空余的仓库楼房腾出,供“长毛”宿营驻扎,楼房西边还有一空旷的晒谷场地,正好供“长毛”操练之用。头领见朱宏安排得妥妥帖帖,心中戒备去了大半。朱宏不敢懈怠,专门指派能说会道的两位村人,不分白天黑夜轮流待在“长毛”的营盘旁,说是随时听从“长毛”头领的调遣,实则是密切注意“长毛”的所作所为。

几天后,“长毛”本性显露,上酒馆饭店白吃白喝,偷鸡摸狗、骂人打架,更可气的是,个别“长毛”对灵桥村中的大闺女、小媳妇动手动脚。朱宏一再交代众乡人,须咬牙忍耐,挨过半个月,“长毛”开拔后就会一切如常。可灵桥街上的五六个毛头小伙子实在看不下去,聚在一起议论,要给“长毛”一点儿颜色看看。

  您阅读这篇文章共花了:  
 文章未设置标签!
顶部| 文章|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 免责| 留言

Copyright © 2017 -  爱文网 备案/证号:17008603号-1

留言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