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网
关注爱文网www.3652ww.com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
实战解析《一分快3和值技巧100准》实战攻略
首页> 爱文百科>软文营销发布时间:2020年11月2日 20:38| 字号:  中  大评论:0  

《浩子老师寇-26845659》年6月某天,小胡通过朋友介绍,接触到了纸牌赌*博,渐渐沉迷其中。最初试探性投入了几千元,,几天时间赢了一万多。随后,小胡胆子大起来,下注越来越大,谁料一下子,全赔光,跌入了无尽深渊。

为了捞本,小胡先把家里的几万元投了进去,输完了;然后到处借钱,欠了十多万外债。母亲知道后,帮小胡向亲戚借了十来万,让他去还债。可小胡却抱着侥幸,一心想回本,反而把用来还债的这十来万又搭进去,最终也赌光了。

随后,小胡开始借贷,从微粒贷、支付宝、高*利*贷、快消费等平台又贷出了几万块钱,结果可想而知,也都输得精光。之后,小胡陷入了借贷来赌的恶性死循环。到此时,他已经欠下了25万元的饿赌债。

可是没钱怎么回本翻身,怎么还贷*款?于是,小胡不赌纸牌了,但又迷上了一种叫“幸运飞艇”的彩*票,想通过网赌的快速赢钱来还清之前现实赌*博中欠下的债。这种网络彩*票,一分钟开一次奖,下注最多上限为100万。科室,理想很丰满,显示却很骨感。迷上网赌后,小胡非但没有赢回欠款,反倒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在网赌上面输掉了差不多70多万。

从18年6月开始,到19年5月,将近一年时间里,小胡前后输掉了整整100万元。这一下子,让小胡清醒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身体直颤抖。怎么办、怎么还,这两个问题在那时就一直充斥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自此后,虽然他没再赌了,但是成天都被这两个问题弄得焦头烂额,身心俱疲。

不久后,妻子知道了他欠款的事儿,跟他离*婚了。他最要好的朋友,把自己的房子担保后帮他还债,但由于债额太高,导致还款不及时逾期后,朋友的房子被冻结,这让小胡更无颜面对这位老友。

一气之下,小胡反倒是振作了起来。不行,我得想办法自救,不为自己,也要为朋友。于是,就在网络上、现实中不停发布关于自己的经历,看能否有人可怜可怜他,帮帮他。可是一周过去了,仍然没有动静。“算了,不会有人帮我的,像我这样的人,谁愿意帮呢。活该自己这样,自己把自己毁了不说,还拖累了朋友。”就在他绝望的时候,网上发消息的贴吧里出现了一条消息,大致意思说可以带他翻身。他一下子来劲了。就向那人要了导师Q:浩子叩-26845659取得联系后,他告诉说:“只要你信我,并按照我的要求操作,我就能带你翻身。”就这样,按照那个人的要求,小胡从其他朋友那儿借到了5000块钱,并跟着他的操作计划,一步步走上了自己的翻身路。

但是,那个人有个规定:每天只能赢本金的百分之35就收手。刚开始小胡不明白,到后边实在忍不住,就问他什么原因。那人说:“赌徒之所以最后输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除了极少部分客观因素外,大部分都是贪得无厌,拿捏不好尺度。要知道贪赌必输,久赌必败。这也是我为什什么要求你每次只盈利本金的百分之三十就收的原因,要让你知道及时收手,才为时不晚的道理。”听完他的讲述,小胡顿时豁然开朗,。

这样的日子,小胡持续了有多半年。到去年年底,小胡在那人的带领下,已经赚了差不多60万。随后,那人说:“剩下的你自己还吧,要懂得适可而止,但是要切记,不可再赌。否则,我也帮不了你。”听完那人的忠告后,小胡放弃了,原因很简单,他不想再走那条老路子了。

现在小胡,在当地一家生产企业当一名一线工人,每天上10小时班。他说:“虽然现在苦点累点,但是心里很充实也很踏实。我没有再去赌,现在的我,靠着自己的努力在慢慢变好。我相信这是老师愿意看到的,从这里,我将走向生活的美好,我会加油的。”

【以下内容仅供休闲阅读】

林文月台语不好,想要融入当地必须赶紧学会台*湾话(闽南话)。二战之后的台*湾禁止使用日语,学校里,老师们用台语向学生教授国语——那些老师也非常吃力,他们的国语同样不够用。

小学六年级的林文月突然需要同时适应两种新语言。她在脑海中不断地把国语翻译成日语,把日语翻译成台语,颠来倒去。“这是我翻译经验的开始。”林文月说。

“有巧合,才会想到历史有那么多机缘。”林文月说。

就在林文月一家登陆台*湾岛7个月之后,台静农拿着台*湾大学的聘书从四川江津赶赴台*湾,“支援台*湾建设”。当时的台静农从未想到自己的后半生会一直在台*湾度过,不料最终他人生的归宿地就是台北。

13岁的林文月也从未想到,6年后她将见到影响她一生的恩师。这个人是和她同年来到台*湾的。

到达台*湾后的林文月进入台北第二女中,由于成绩优异,她始终做班长。填报大学志愿的时候,班长负责收取大家的志愿表格。

在当时,读外文系对女孩子来说是“最为摩登的选择”,林文月也不例外地填了台大外文系。但在收取全班志愿表格的时候,她发现40多个女生中几乎全部都填了外文系,仅有一个人选择了哲学系。

林文月顿觉没意思:“怎么每个人都跟我一样,真俗气。”

钢笔填写的表格很难进行大幅度的改动,她想了一个最快捷的办法:刮掉“外”字,写上“中”字。“外文系改成中文系最快了。”

这一“刮”,把林文月刮到了台大中文系系主任台静农那里。

在林文月的记忆中,师生关系总是亲密而随意的。她从未事先打过电话,总是随随便便地就跑去老师家玩。台静农住的是日式房屋,门厅有很高的台阶,每每需要走下来给她开门。

台静农喜欢喝酒。某些黄昏,林文月下课后去他家拜访,夕阳西下,台静农一人独饮,看到林文月来了,就对她说:“来,你也来喝一点吧。”

林文月的女儿和儿子都叫台静农“台公公”,叫台静农的太太“台奶奶”。台静农家里的猫成了林文月儿女儿时的玩伴,孩子们往往放了学就直接奔往台静农家。

  您阅读这篇文章共花了:  
 文章未设置标签!
顶部| 文章|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 免责| 留言

Copyright © 2017 -  爱文网 备案/证号:17008603号-1

留言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