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网
爱文网
李耕散文《猎》
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精选  时间:2018年1月16日 14:50 星期二  浏览:2173  字号:   评论:1  

在生命的弓弦上,我有三支箭!

在猎的疆场,我只有三支箭!

狂热的青存期,为猎取爱的星辰,我曾虚掷一矢。只见被箭穿透的希望的丛林,落下一片又一片不该飘落的叶。

不该飘落的青春的叶!

这不该是我的青春的祈求啊。

我该猎取的!

是一枚为寒苦者渴望的金果。

我懊丧极了!

为猎取,我的跋涉的汗水,曾浸染我经厉过酷暑严寒铸下的脚印;为猎取,我曾以不眠的春秋,锤练我进取的火焰的意志。

这不该飘落的青春的叶啊!

这一片织满我青春岁月中的得与失(这得,有时是失;这失,有时是得),沮丧与喜悦(沮丧的,也许是光辉的,喜悦的,也许是内疚的)的叶。

……

我仍有两支箭!

我在射出的第二支箭上,洗涤我的孟浪与唐突,涂上我中年的谨慎的光泽。

我不忧心忡忡,也不小心翼翼。

我探知:

不射出的箭,将腐朽在生命的弓弦上。

我将射出这第几支箭!

玫瑰,我不想要;蔷薇,也不是我的迫求。我不愿击落洁白的飞翔的天鹅,也不愿追捕活泼的林中小鹿。

擒拿大海的鲨与鲸!

我不愿……

抨击昏庸的鹫与鸦!

我不愿……

……

射击!

向着高高的树梢上的一枚我早该收获的金果。这果,是我心血的灌溉,是我的思恋凝结,是我的祈求的祈求,是我的所有苦辛酿造的甘甜。

能射中吗?

不是给我自己。

这果!

给我曾经贫苦的众兄弟。

遗憾啊!

击下的又是绿叶几片。并且,让惊起的砂石和惊断的枯枝,压伤了我有志于高翔的翅翼……

我,已步履蹒姗,背曲腰弯,眼昏神晕。路已是平坦的了,却由于脚步的踉跄而不平坦;天,是晴朗的了,却由于自己的处暮而冥冥……

最后的一支箭!

在已绷紧的弦上!

弓是可以交给子孙的,子孙,自有他们自己的生命的箭;太阳的路,可留给子孙的,子孙,自有他们自己驰骋的骑;飞的翅,是可以交给子孙的,子孙,自有他们自己的向往的蓝空……

而我的这一支最后的响箭啊!

必须射下金果!

这金果!

留给子孙,有如前辈将金果留给我们。

生命,一条猎的路!

这路,应该用自己猎取的金果铺成;众多的为众多的骑士猎取的金果铺成的路,才是光辉的历史的路。

我不能虚掷这最后一箭!

即使金果与我的生命同时落地。

【作者简介】

李耕原名罗的,曾用笔名巴岸、也罗、白烟、于冷、秦弓等,1928年生于南昌。上世纪40年代末开始写诗并主编报纸文学副刊,文学丛刊、期刊。曾任江西省作协副主席、中国散文诗学会副主席,1990年离休。著作有散文诗集《不眠的雨》、《梦的旅行》、《没有帆的船》、《粗弦上的颤音》、《爝火之音》、《暮雨之泅》、《无声的萤光》及《老树三叶·李耕卷》,散文小品选《篝火的告别》等,并主编《十年散文诗卷》、《中外散文诗鉴赏大观》(现代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编审。2007年获“中国散文诗终生艺术成就奖”。

  您阅读这篇文章共花了:  
 本文无需标签!
二维码加载中...
编辑整理:liang      文章标题:李耕散文《猎》
本文链接:http://www.3652ww.com/1523.html
免责声明: http://www.3652ww.com/mianze.html
sanwenxing2019-04-24 11:59
像诗歌一样的散文,真好。
返回顶部| 首页| 随机|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范文| 免责| 留言| 后花园

Copyright © 2017 -  爱文网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17008603号-1

留言
爱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