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网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
贾平凹散文《鸟巢》
首页> 文学作品>散文精选发布时间:2018年2月23日 8:26 星期五| 浏览:1179| 字号:  中  大评论:0  

在我小的时候,村里有了一所磨坊,矮矮的一间草屋,挨着场畔的白杨树儿,孤零零的呆若;娘是那里的磨倌,我跟着娘,在那里也泡过了我的童年。

过去了一个冬天,又过去了一个冬天,我们只是呆在这磨坊里。娘是经管罗面的,坐在笸篮边上,将罗儿来回地筛着,面粉扬起来,雾濛濛的,她不说不笑,也不大变换姿势,眉儿眼儿就象个雪人儿一般的。我是专赶着那毛驴:它的眼睛被布蒙住了,套着磨杆,走着一圈,又一圈;我跟着毛驴的屁股,也走着一圈,又一圈。石磨“呼呼噜噜”地响着,象在打雷,先还觉得有趣,慢慢就烦腻了:毛驴聋拉下耳朵,一圈比一圈走得慢了,我走得慢了下来,歪过头去,无精打采地看那窗外的世界。

窗上五十米的地方,有着一棵白杨,是四周最高的白杨了,端端地往上长,几乎没存什么枝股,通身灰白灰白的,尤其在傍晚的时分,暮色里就白得越发显眼,象是从地里射上去的一道光柱。就在那稀稀的几根细枝的顶端,竞有一个鸟巢,横七竖八的柴枝儿,筑个笼筐形似的;一对鸟夫妻住在那里,叫不上名子,是白的脑门,长的尾巴那一类的。它们一旱就起飞走了,晚上才飞回来,常常落到磨坊门口,双脚跳跃着觅食;我撒一把麦粒过去,它们却“唿”地飞去了。

我觉得这些小生命可爱了,想它们一定也很寂寞,那么,来和我呆在一起,它们唱歌就有我听,我说话也有它们听了,它们可以一直飞到我的磨盘上,我一定会让它们把麦粒儿吃饱呢。我便从光溜溜的树身爬上去,一直爬到树顶,那里风真大,左右摇晃,使我更觉得这里不安全,就小心翼翼地抱下那个巢来了。用绳儿系着,棍儿架着,我把鸟巢安放在磨坊的门口,想晚上鸟儿回来了,就会歇在里边,赶明日我一到磨坊,就看得见它们了。

但是,第二天我来的时候,那鸟巢里却空落落的;从窗口看那白杨树,鸟夫妻在叽叽喳喳叫着,焦躁地飞上飞下,它们是在哭啼呢,还是在咒骂?我大声地说:巢在这儿,巢在这儿!它们却并不理会。飞过一阵了,双双落在一枝树股上,母的偎着头,欲睡末睡,公的却静静地盯着远方,叽叽喳喳一阵,便又都飞开去;很快,它们分别衔着一根柴枝儿。又在那梢端儿上,筑起新巢了。

我真有些不明白:它们为什么要这么傻呢,它们飞过磨坊,难道没有看见巢在门口吗?但它们还是不停地衔柴枝儿筑巢,一根,两根,横竖交错,慢慢看出有个巢形了。我想.它们一定会疲倦的,疲倦了就会飞进这门口的巢里来的。我再也不去看它们,只是赶我的毛驴,毛驴蒙着眼,走着一圈,又一圈,我跟着毛驴屁股,也走着一圈,又一圈。

一天过去了,那巢编好了底。一天又过去了,那巢编好了顶,鸟夫妻已经十分疲劳了,衔一根柴枝儿,要歇几次,才能衔上梢端;但放好一根柴枝儿,就喳喳地叫着,你一声,它一声的。

我很嫉妒它们,但终于内心惭愧了,觉得我不该移了它们的巢,苦得它们又去创业,便将那门口的鸟巢放到白杨树下,让它们不必远路去寻材料;一放下鸟巢,就立即飞跑回磨坊,害怕它们看见造孽的是我。

新巢又筑起来了,筑得比原先那个更好看呢。它们又在上边过它们的日子了,早晨依然是吵吵闹闹一阵,就双双飞去了。天总是晴朗的,有着微微的风,它们一前一后,斜着翅膀,一会儿飞得很高很高,一会儿又飞得很低很低。末了,就又一呼一应,倏尔在云天里消失了。

似乎又过了十天吧,母的再不去飞行了,它终日静静地躺在巢里,偶尔对着磨坊叫那么一声,公的时常飞回来,嘴里叼着小虫儿。我真有些奇怪,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有一次,我正赶着毛驴走,就听见那白杨树上一片儿喧嚣,扭头看时,那只公鸟正扑拉着翅膀,在巢边飞来飞去,挨着那巢沿儿,有了四个红红的小嘴儿。啊,它们是有了儿女了呢。

那儿女是什么模样儿,我看不清楚,我几次要爬上白杨树去捉一只下来,又觉得不忍,就这么天天看着它们:它们快活,我也快活,它们鸣叫,我也呼喊。终于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看见那小鸟儿们了,它们和它们的父母一样漂亮.而且全能起飞,啪啪啪地飞到云里去了。

它们飞走了,差不多的白天里,磨坊里外再没有什么好听的了,只是那无止无休的呼呼噜噜的石磨声。毛驴拽着磨杆,走着一圈,又一圈,我跟着毛驴的屁股,也走着一圈,又一圈。我不知道这个时候,鸟儿飞到什么地方去了……毛驴渐渐聋拉下耳朵,慢下来了,我并不去用树条儿打它,只是问娘:

“娘,鸟儿为什么不住到地上来呢?”

“它们喜欢住得高高的。”

“那么高的,经常有风,它们不害怕吗?”

“不怕,它们很快活,能飞呢。”

噢,我想,它们是不是以为住在这磨坊门口了,耽心被我捉住呢?它们住在那高高的树梢上,是愿意到什么地方就到什么地方去,想看什么就看什么吧?哎呀,那天空全是它们的了,它们是够多快活呢!

“娘,”我又问道:“鸟儿为什么就能飞呢?”

“它们有羽毛的翅膀。”

“那人为什么没有呢?”

“人是要安分的。”

人为什么要安分呢?娘的话,我却听不懂了,想地上有山呀,房呀,湖呀,河呀的阻挡,所以鸟不住在地上吗?天上没有阻挡,空空旷旷的,但人要安分,所以才不能长出羽毛的翅膀吧?!我直想再一次上那白杨树去,住在那巢里,叫那小鸟儿做哥哥、姐姐、叫那老鸟儿做爸爸、娘娘,长一对羽毛的翅膀儿。

娘却骂我说疯话,直催我快赶驴,说再不赶紧,限天黑就不能磨完这些麦子了,我打起毛驴来,毛驴就又一阵紧跑,我也撵着毛驴屁股小不丢溜地跑。但是,毛驴又渐渐茸拉下耳朵,一步一步地慢了,我也收下步来,又去看那窗外的白杨树了。鸟儿一家又飞回来,在那里吵吵叫叫地热闹,很快就又飞去了,有两根羽毛悠悠地飘下来,落在树下。

我终不能忍了,再不听娘的斥责,跑出去,在那白杨树下捡起了那两根羽毛,拿回来,一根别在我的头上,一根别在毛驴的臃脖子上……

【贾平凹简介】

贾平凹出生于1952年2月21日,原名贾平娃,陕西省商洛市丹凤县人。中国大陆当代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理事、中国作家协会陕西分会副主席。1974年开始发表作品。1975年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1982年发表作品《鬼城》、《二月杏》。1992年创刊《美文》。1993年创作《废都》。1997年凭借《满月儿》,获得首届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2003年,先后担任西安建筑科技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文学院院长。2008年,凭借《秦腔》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2011年,凭借《古炉》获施耐庵文学奖 。2015年,凭借《老生》入选2014年新浪年度十大好书之首。2016年1月22日,贾平凹入选2015“当当年度影响力作家”评选小说家榜前五名。

查看更多散文精选   优美散文   经典散文   短篇散文   朱自清散文   鲁迅散文   冰心散文   精美散文   汪国真散文 

  您阅读这篇文章共花了:  
声明:本站文章和图片如无特别注明均来自网络,不做商业用途,仅供访问者学习和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力求保存原有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有内容或图片资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编辑删除或修正,同时向您表示真诚的歉意!我们绝不会故意侵犯原作者版权,希望多多理解和支持!
二维码加载中...
编辑整理:liang      文章标题:贾平凹散文《鸟巢》
文章链接:http://www.3652ww.com/1836.html
免责声明: http://www.3652ww.com/mianze.html
顶部| 文章|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 免责| 留言

Copyright © 2017 -  爱文网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17008603号-1

留言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