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网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
江姐简介及江姐从容就义前经过描写
首页> 名著摘抄>人物描写发布时间:2019年3月24日 9:04 星期日| 浏览:1050| 字号:  中  大评论:0  

小说《红岩》中有一段对江姐从容就义前的人物描写,小说作者抓住江姐素来爱好整洁的个性特点,对她的从容献身进行了细致的描绘。

【人物描写欣赏】

江姐从容就义

江姐一听见叫她的名字,心里全都明白了。她异常平静,没有激动,更没有恐惧与悲戚。黎明就在眼前,已经看见晨曦了。这是多少人向往过的时刻啊!此刻,她全身心充满了希望与幸福的感受,带着永恒的笑容,站起来,走到墙边,拿起梳子,在微光中,对着墙上的破镜,象平时一样从容地梳理她的头发。

孙明霞轻轻走过去,看见江姐异样平静的动作,不禁低声问道:

“江姐,真是转移?”

江姐无言地点了点头。她这样作,只是为了暂时不让那年轻的战友过于激动。

“听说是白公馆,”孙明霞感到惶惑了,又试探着:“到了那边,代我们向白公馆的同志致意。”

江姐默默地点头。

“要是见着思扬……”孙明霞仍然心神不定。

“我知道。”

江姐简介及江姐从容就义前经过描写

江姐梳着头发,回答了。语气是那么镇静,每个字都说得非常清楚。

听着江姐的话,孙明霞不禁感到一种痛楚的迷惘。

她不相信江姐真会转移到白公馆去。她痛苦地一再瞧着江姐梳头,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

江姐回过头来,仿佛没有看出她的心情似的,微笑着,用一句十分平常的话,有意把她从痛苦与迷惘中解脱出来。

“明霞,你看我头上还有乱发吗?”

孙明霞久久地凝望着江姐刚梳好的头发,心里涌出无尽的话语,要想一一向含笑的江姐提说,嘴里却简单地回答着:

“没有,一丝乱发也没有……”

“男室也在提人!”有谁轻声报告着,声音里蕴藏着痛苦与激动。

江姐放下梳子,叫孙明霞替她从枕头下面取出被捕时穿的那件旗袍。

“要换衣裳?不冷么?”

孙明霞茫然地问,担心江姐脱下棉衣会受凉。

“不要紧。”

江姐换上了蓝色的旗袍,又披起那件红色的绒线衣。她习惯地拍拍身上干净的衣服,再用手熨平旗袍上的一些褶痕。

“明霞,帮我扯扯衣服。”

孙明霞知道,江姐素来爱好整洁,即使在集中营里,也一贯不变。所以平静的江姐,总是给人一种精神焕发的庄重的感觉,特别是在刚刚破晓的今天,江姐更是分外从容和认真。孙明霞渐渐感到,江姐心里充满着一种庄严的感情,也许竟是一种从容献身的感情?她立刻蹲在江姐脚边,轻轻拉平她衣襟上的褶皱,禁不住滴下了眼泪。江姐似乎没有看见这些,又弯下身去,拭擦鞋上的灰尘。

孙明霞擦着泪水,转过头去,为江姐收拾行装。江姐再次对着镜子,照了一下,回头在室内试着走几步,象准备去参加欢乐的聚会,或者出席隆重的典礼似的。

她轻轻走到“监狱之花”旁边。孩子静静地熟睡着。江姐凝望了她一阵,终于情不自禁地俯身在脸蛋上吻了一下。

抬起头来时,看见孙明霞把她的衣物,收拾在一个布包里,递了过来。

“江姐,你的几件换洗衣服。”

江姐轻轻接过布包,看了看,又递还给孙明霞。

“我不需要了。”江姐微微一笑。

布包从孙明霞手上,跌散在地上,她忍不住眼泪涌流,放声哭倒在江姐怀里。

“江姐!江姐……”(罗广斌 杨益言:《红岩》)

【短文赏析】

小说作者抓住江姐素来爱好整洁的个性特点,对她的从容献身进行了细致的描绘。她带着微笑,从容梳理头发;问孙明霞自己头上有没有乱发;换了衣服,又习惯地拍拍身上干净的衣服,用手熨平旗袍上的一些褶痕,还要明霞给她扯平衣服;再一次照镜;吻“监狱之花”的脸蛋等等,小说作者利用这些细节描写,极其细腻而准确地揭示了江姐在死亡面前“脸不改色,心不跳”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的大无畏精神。

江姐简介

【江姐简介】

江竹筠(1920-1949),四川省自贡市大山铺镇江家湾人,中国共产党地下时期重庆地区组织的重要人物,为中国共产党追认的女烈士。 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与彭咏梧结婚,婚后负责中共重庆市委地下刊物《挺进报》的组织发行工作。1948年,彭咏梧在中共川东临时委员会委员兼下川东地委副书记任上战死,江竹筠接任其工作。

1948年6月14日,江竹筠在万县被捕,被关押于位于重庆的国民政府军统渣滓洞集中营,遭酷刑仍拒屈、拒不交出军统所要的中共地下党情报;1949年11月14日,重庆被中国人民解放军重重包围之际,被国民政府军统于渣滓洞监狱所杀并毁尸。2009年9月江竹筠入选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名单。

*感谢您浏览爱文网人物描写栏目,欢迎给爱文网人物描写栏目投稿、留言、评论。

  您阅读这篇文章共花了:  
顶部|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 免责| 留言

Copyright © 2017 -  爱文网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17008603号-1

留言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