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网
关注爱文网www.3652ww.com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
小说大学生活(刘豪樱子)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文学作品>经典小说发布时间:2020年4月17日 12:40 星期五| 浏览:57449| 字号:  中  大评论:0  

小说大学生活的主角是刘豪樱子,非常言情的一部小说,写的感人至深且耐人寻味,讲述我的室友外号叫樱子,我们是班上最漂亮的两个女孩。我身材比她好,很苗条但非常性感。

刘豪樱子全文阅读地址:点击进入 

小说大学生活精彩试读:

今天周末,我和一个室友被我们班男生约去ktv唱歌,我的室友外号叫樱子,我们是班上最漂亮的两个女孩。

我身材比她好,很苗条但非常性感。

和男朋友请过假之后我就换好衣服和樱子一起去找他们。

今天穿的是老公寒假给我买的一身衣服,上身是一件白色底的紧身毛衣,很薄,而且是露肩的。

樱子穿的也很可爱,她知道身材没有我好就打扮的比较可爱,而不像我这么性感,今天一起去唱歌的男生要大饱眼福了。

我们七点准时来到了约定的ktv他们几个已经在门口等我们了,大家嬉笑着进了包厢。

包厢很小,这样比较便宜嘛,我们两个也没管那么多就坐下来。

我把事情和张建说了,他反倒没觉得麻烦,还非常兴奋。我告诉他虽然现在我天天和他们,被他们随便,但是我还是很爱我老公的,如果他们要是让我老公知道这些事情,我也就和他们撕破脸,估计对谁都不好。

是你,春天……到底……在哪里?救……”他努力睁开无助的眼睛,却又永远合上了。

她已经听不到他的呼唤,她一边用柔软美丽且颤抖着的双手将他揽在怀里,抱得很紧,似乎是在为他即将硬化的身躯提供热量,这热量炽热却又无济于事;一边流着伤心欲绝的苦涩的热泪,脸颊俨然盛接不住,只好任由它肆无忌惮地涌现。

他和她在一片血泊之中,显得异常引人注目,周围早已用警戒线圈了起来,线外人头躜动,挤挤挨挨,不时传来交头接耳、嘤嘤嗡嗡的私语,和着汽笛声和抑扬顿挫的急救声,一同钻入她的耳朵里。

一个年仅十二岁瘦削不堪的孩子躺在她的怀里,被血红色的杂草和漫无目的的蚂蚁团团围住,罪恶无情的天空中飞舞着嫉恶如仇的苍蝇,婀娜多姿的高大白杨树摇曳着绿意盎然的树叶,翩翩起舞,绿叶洒落在他和她的身上以及围观者的心上。他斜视着她,眼神呆板无力,鼻孔中透着微弱的气息,犹如落日余晖,奄奄一息,只说了前半段话便大势已去。

他死了,死得那么干脆,那么意外,那么残酷,然而,死了也好,起码解脱了,就再也不用承受人间的痛苦、无聊和折磨。

夏日的周末午后,天空显得格外燥热。平日里嗷嗷乱叫的大黄狗耷拉着长长的耳朵,鸡冠子那么红的舌头进进出出地哈哈着,嘴里发出低沉的呻吟声,两条前腿挺直了趴在焦灼的尘土上直勾勾地看着好戏。不必说死寂的院子里的枣树、槐花树、柳树和香椿树,也不必提门楼前贴着墙脚蔫儿吧唧的长尾巴草和为寻找新家而横冲直撞的蚂蚁,当然还有躲在粪便里的屎壳郎,无不散发着粉尘热烈和空气燃烧的刺鼻气味。热情烦躁的四下格外宁谧,甚至于能窥听天上神仙的嗡嗡嘤嘤声。

石头村的村民们也像往常一样坐在自己堂屋吊扇下,屏住呼吸,享受微弱清淡的凉爽,或者在有点风气的门楼下铺上凉席,躺着思索今年小麦丰收与否的问题。红孩儿家门前的碌碡被无情的发白的毒球晒得烫手,以至于磕一个鸡蛋在上面简直就能立刻熟透,在人人吃不上肉的穷苦年代,这倒也是一件功德。他家的房子和院墙是由土坯墙垒成的,而这种建筑是集中了农民就地取材的智慧了的,是用稀泥、麦秸秆、秫秫杆以及杂草混合搅拌成的,冬暖夏凉,好不自在。此时,屋里时不时地传来微乎其微的沉闷的呼吸声。

他家门楼前儿的碌碡正暗自窃喜,因为上面趴着模样奇特的男孩,为其遮挡了炎炎烈日的灼烧,而男孩袒露着纵横血纹覆盖的红闪闪的大屁股。

“我叫你偷东西,狗日的,翅膀没长硬,手脚倒利索了。”一个前脑勺谢了顶后脑瓜子苍苍的爷爷气急败坏地嚷嚷着,随着右手有节奏地挥舞,声音也规律性地颤抖着,就像钢琴发出的音乐,时而气势恢宏,时而低沉婉转。因为他右手举着一条麻绳粗的鞭子在空中盘旋着,“学什么不好,狼羔子,生下来没爹娘养的狗东西。”

爷爷左手拄着拐杖,上气不接下气地抽打着,鞭子显得分外配合,在蔚蓝的上空运行着蜿蜒连绵的曲线。“还有你,看门狗倒成了哑巴狗,早晚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喝了你的血。”爷爷时不时地朝着趴在地上乘凉观看表演的大黄狗骂几句。那狗倒也识趣,眼看爷爷狰狞可怖的皱巴巴的面孔,还有那凶恶得发出绿光的眼神,就知道鞭子快要落到自己的身上了,便立刻夹着断了的尾巴惨叫着拔腿跑了,这速度堪比非洲猎豹的速度。因为它知道后果,为了保住用来摇尾乞怜的剩下半条尾巴。

“呜呜呜……爷爷,别打了,我错了……”趴在石磙上的男孩发出哀嚎的求救声,眼泪也汹涌着,他轻轻地转动着西瓜大的脑袋,试图用余光扫描爷爷暴怒的面孔。只见爷爷脱落了一半牙齿的嘴唇上下啪叽啪叽地相互碰撞,频率较快,伴随着大黄狗逃窜时踢踢踏踏脚步声,飞扬的浓浓烟尘和爷爷龇牙咧嘴时的唾沫星子溅入了他的眼睛和眼睛里涌现着的泪水。他嚎啕大哭的举动打破了人与自然和谐的宁静,瞥见爷爷赤裸的胳膊浮现着豆大的汗珠,秃了一半顶的前脑瓜子连同额头哗哗地如下倾盆大雨般注入到干燥的厚土上,顿时掀起一阵阵难闻的硫磺的味道。他知道爷爷很久没有洗澡了,由于年事已高,爷爷动辄气喘吁吁。

爷爷年轻时挥舞着长鞭,在田地里吆喝着大黄牛,左手紧紧扶着铁犁,就算一口气耕上十亩田地,哪怕大黄牛累死,他也不带喘粗气的。然而不幸的是孙子回来后,爷爷正在他给大黄牛添加草料之时,冷不及防被正在饮水的大黄牛踩了一脚,哎哟,惨了。爷爷此后只得放弃在田地里叱咤风云的光辉岁月,永远和拐杖相依为命了。

爷爷猛地丢弃右手中的长鞭,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真是好汉不及当年勇。这根长鞭曾让先后服侍农田的十几头大黄牛望而生畏。爷爷佝偻着疲惫瘦削的肉躯,用他那层峦叠嶂似的褶皱的手胡乱擦拭了脸颊上的热汗,终于如释重负。

“坏种!龟孙儿!熊羔子!……”

爷爷骂骂咧咧地朝堂屋走去,左手拄着拐杖,看似踉踉跄跄的,像是风吹即倒的样子,右手又拿起了长鞭。待他步履蹒跚地踏过门槛时,打了一个趔趄,突然向右侧倾斜了六十度,接着他右手一扶门框,又向左反弹了三十度,他终于歪着身体坐下了,和瘫痪在床九年的奶奶低声私语,不知所言。

好家伙,被用来鞭笞大黄牛的长鞭恶狠狠地抽打过的男孩,还趴着享受痛苦与折磨的滋味,他看到爷爷进了屋,就盘算着起来。但是,他的肉体,还有严重被重击了的红润的大屁股,却丝毫不见血肉模糊的迹象,更遑论皮开肉绽了,但是却痛在了心里。在魂归凡胎、痛定思痛之后,小男孩惶恐地用他娇小的双手缓缓地撑在湿润的石磙上,试图站起来,他的双手和厚实的两瓣大屁股同样鲜红,好似处子的元红,格外引人注目。只见他一边沉重地低吟着,声音颤抖着,像是南极科考队员临死前的挣扎;一边试着用粉红色的双脚触地,忽地火红的肚皮被石磙扎了一下,呲溜一下子,滑到了炙热的散发着硫磺般味道的干土上,就像泥鳅在手中脱落了一样。

但是,他的心里却异常欣喜,可是转眼他又想,为了五角钱,为了一个崭新的发夹,为了那蠢蠢欲动的邪恶念头,究竟值不值得。他又从来不去思考后果。此时,他潮湿的目光又迅速转移到了栖落在枝繁叶茂的楝子树上的一对身披乳白色羽毛的鸽子身上,因为它们的行为太过于招摇过市。小男孩密切注视着它们短小精悍的尖喙,多么迷人啊,还相互交换着口中的食物,好一对激情如火的情侣。体型较大且肥壮、眼睑闪动迅速炯炯有神的一定是雄鸽,另一只身躯紧凑而优美、鼻梁较小且紧密的一定是雌鸽。他目不转睛地观察着这对恩爱恋鸟,心中泛起一阵阵莫名其妙的酸味,且逐渐走遍五脏六腑,进而由七窍一涌而出,浓烈又不失为生活用品的调味剂。雄鸽子闪动迷离的眼神对男孩扫视了一番,继而含情脉脉地对雌鸽子说:亲爱的,嫁给我吧。同时,它用纤细的光滑的小腿抓着一只干瘪的虫子递到雌鸽子嘴边,等待其享受和答应雄鸽的爱意;另一只腿欢快地跳跃着,仿佛在为失落的男孩上演一段精彩绝伦的爱情戏。男孩会意,越发恼羞了,通红的后背径直冒冷汗,倒吸了一口凉气,耸了耸肩膀,举起双手朝他们一挥,似乎告诉它们神气什么。

他和它们通过鸟语切磋着内心贫瘠的爱情观念,突然一只雌鸽子应声垂直坠地,雄鸽子伤心地扑棱着翅膀单飞了。

*本文为企业宣传商业资讯,仅供用户参考,如用户将之作为消费行为参考,爱文网敬告用户需审慎决定。

  您阅读这篇文章共花了:  
声明:本站文章和图片如无特别注明均来自网络,不做商业用途,仅供访问者学习和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力求保存原有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有内容或图片资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编辑删除或修正,同时向您表示真诚的歉意!我们绝不会故意侵犯原作者版权,希望多多理解和支持!
顶部| 文章|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 免责| 留言

Copyright © 2017 -  爱文网 备案/证号:17008603号-1

留言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