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网
关注爱文网www.3652ww.com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
主角杨雨欣老周小说(目录完整版)全文阅读
首页> 文学作品>经典小说发布时间:2020年4月22日 8:56| 字号:  中  大评论:0  

主角杨雨欣老周小说(目录完整版)全文阅读

主角是杨雨欣老周小说有好几个名字,主要的名字是雷霆之怒,还有纯纯昧动和老爸和女儿,讲的就是杨雨欣和老周的故事,是一部很火的都市小说,吸引很多年轻人的喜欢,完整版小说目录,毕竟是农村人,雨欣虽然上过初中,可偏远的小镇子,思想封建,老师恐怕也不会教这些。

主角杨雨欣老周全文阅读地址:点击进入

主角杨雨欣老周精彩试读:

听到这话,再看着一脸好奇懵懂的女儿,老周只得gan笑两声,“因为把脓挤出来了嘛,所以就消肿了。”

“原来这东西是脓啊,怪不得爹爹刚才,不过现在好了,既然出来了,应该就不难受了,对吧爹爹?”

“嗯嗯,雨欣真聪明。”

看着一脸清菲无知的女儿,老周实在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纠缠,于是拿过准备清理净,却被杨雨欣一把夺了过去。

“雨欣帮爹爹。”

说完,杨雨欣帮老周清理起来,整个过程细心又温柔,生怕弄疼了他。

看到这一幕,老周心中的更深了,心想说什么这种事情以后都不能发生了。

清理完后,杨雨欣依旧让老周帮她,但这次老周说什么也不肯了,只是在她老周这种哄小孩子式的,杨雨欣逐渐昏昏睡去,不大一会便响起了若有若无,轻微的鼾声。

见状,老周如释负重的松了口气,昏昏睡去。

第天一大早老周便下地活,因为早上太没出来,温度不高,比较凉快。

如果等到中午太升到正空,就跟一个大火球似的,热的根本没办法活。

老周的这块地距离王秋兰家并不远,而且在山脚下,所以翻松起来很是费力。

就在老周的热火朝天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顿时,老周放下锄头,四下打量起来,却没发现人。

“奇怪,刚才明明听见有人在喊叫,咋没看见人呢?”

摇了摇头,老周拿起锄头,就准备继续松地,但这时远处再次传来一阵痛呼。

这次老周听得很真切,确实有人在喊叫,而且声音听起来很痛苦。

“该不会是谁锄地被山上滚下来的石头砸到了吧?”

喃喃自语说完,老周立马扔下锄头,循声跑去。

李潇潇蹲坐在地上,一脸痛苦的握着自己的右脚。

只见那白嫩的脚踝处,青淤一片,高高肿起。

因为太过疼痛,光洁的额头已渗出了密密麻麻的细汗,一张俏脸看起来都隐隐有些扭曲变形。

疼,太疼了,钻心的疼!

她本来是上山找耳环的,因为昨天和吴四德在这山上打,回家之后才发现耳环不见了。

那可是吴四德给她买的三金中的一样,要是被发现弄丢了,肯定少不了一顿数落。

于是她一大早便跑到山上来找耳环,可是刚才不小心却把脚给崴了,现在痛得根本直不起身子,只能蹲坐在地上,连连痛呼。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李潇潇连忙抬头看去,顿时一愣。

这不是村里的赤脚大夫老周吗?他来啥?难道是听见我痛呼声跑过来看的?

想到这里,李潇潇强忍着疼痛,招了招手,“吴伯伯,我把脚崴了,现在疼的都直不起身了,你快过来看看。”

听到这话,老周没有犹豫,快步跑了过去,同时心里很是兴奋。

昨晚还在念叨这小娘们呢,没想到今天就这么巧给碰上了,而且她还把脚给崴了。

看来连老天爷都知道我的心愿,给老汉我一个亲近这小娘们的机会!

来到李潇潇身旁,老周蹲下,粗略的看了一眼,眉头一皱,“崴的不轻啊,这么快就有淤血了,还肿的这么高,啧……难办了。”

听到这话,李潇潇顿时急了,“吴伯伯,村里人都说你医术很好,你快给我看看呀,我现在疼的要命!”

“别乱动,我先给你按下,活活血再说。”

说完,老周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李潇潇,依旧穿的是昨天和吴四德脚上还穿了一双白色的凉鞋。

因为蹲坐在地上,两大,出一大截儿生生的美。

此时她弯着腰,抓着自己的脚踝,导致领敞的一。

但因为老周也是蹲着的,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只能隐约看见一点的轮廓,以及那到因为角度的原因无法看见。

不过从李潇潇不断来的心猿意马起来,脑中不禁回想起昨天她和吴四德打的画面。

“你也真是的,上山穿什么凉鞋,而且还穿裙子,幸好没有把腿刮花,不然留疤就难看了。”

说着,老周伸出粗糙的大手住李潇潇的,另一只手抓住她的,轻轻的起来。

可是刚一动,李潇潇就痛呼一声,额头的汗渍更多了。

更因为吃痛,的樱桃小嘴微微,不断的倒吸凉气。

这一声叫唤,听得老周下面不由一跳,隐隐有吴醒的迹象。

于是装模作样的说,“痛是肯定的,忍着点儿,如果不先活血,等淤血积到一块,再想活血就来不及了。”

“要不及时推拿按摩疏通一下,严重点的话,说不定还得打石膏躺床上呢!”

听到这话,李潇潇只能死死地咬住,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老周虽然是赤脚大夫,但医术很好,特别是更是拿手绝活。

要不是村里建了卫生所,他根本不用下地活,一天光给人看就能挣不少。

随着老周晃动揉捏,那种钻心的疼痛感逐渐消退。

虽然依旧很疼,但却没有刚才那样疼的让人撕心裂肺,因此李潇潇暗自松了口气。

“吴伯伯,你这医术是跟谁学的?”


提示:本文(包括图片)系单位或个人自行发布的商业资讯、营销推广及宣传资料,准确性与完整性由提供的原单位或组织承担完全责任!仅供用户参考,本站不对内容的真实性负责,据此操作风险及责任自负!

  您阅读这篇文章共花了:  
顶部| 文章|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 免责| 留言

Copyright © 2017 -  爱文网 备案/证号:17008603号-1

留言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