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网
关注爱文网www.3652ww.com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
网赌一分快三输惨了,幸运的我遇到大神带我回血上岸了,帮我摆脱困境
首页> 爱文百科>综合资讯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6日 14:04| 字号:  中  大评论:0  

本人结婚三年有点小积蓄。两口工作都还可以,孩子父母帮我们带着。每天开着车上下班,日子过的有滋有味。可是事情永远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好。做任何事情都不服输的我,到现在沦落到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想投机取巧,想走一点生财的捷径,可是让我陷入了网赌的漩涡,什么都敢拿来赌,做生意的周转资金,房子也卖了,从来没有考虑到后果,短短一年的时间,我输掉了整整一百万,我曾经的斗志和梦想还有我本人都被这个漩涡卷入海底,现在已经在海底挣扎了两个多月了。没天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亲情友情包括爱情都被我的无知和幼稚葬送到海底了,狠狠的抽了自己两个嘴巴子,想想真是活该,自作自受,一直不服输的我现在输的一点脾气没有,别人眼里我现在就是废人一个,想死连死的勇气都没有,真的是好痛苦啊。老师扣扣:464643009

晚上躺在床上,根本无心睡觉……脑袋里面全部都是想着,去哪里弄钱,马上到还钱的日期了,再不还钱的话都要露馅了,那些没人知道的贷*款无形的压*迫着自己……

无助的我打开手机搜索着,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重回新生,在网上也看到了好多跟我一样输的不成*人样的朋友,也有好多回血上岸的,我看好多人推荐一个叫黄妍的人,听说他带不少人上岸,于是我也找到了这个老师的联*系*方*式,微1370942300 扣扣1370936381希望他能够帮到我,天道酬勤,人道酬诚,我是带着一颗诚心来的,用诚信换真心,老师答应帮助我,我的情况跟老师讲了一下,真的是惨不忍睹啊,讲的我泣不成声,我真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救了,老师是我最后的希望,希望我能抓住这颗救命稻草,把我从海底拉上来,老师了解情况之后就让我去筹集本金,开始帮我做回血的规划,此时的我已经没有本金了,生活都成问题了,从来都没有跟父母张口要钱的我竟然跟父母要了五千块钱,想想真是惭愧,本金到位之后就跟着老师开始打,第一天老师带我赚了一千五百多就让我收了,这些钱对我欠的钱来讲真是杯水车薪,但是这些钱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也不少了,老师说不能急于速成,欲速则不达,慢慢来,第二天我赚了两千块,每天一小时之内就收了,一个月下来我本金也有几万了,我仿佛看到了岸边了,后面的一个月玩的是顺风顺水的,第二个月我回了二十万,我还了十几万的外债,剩下的继续跟着老妹儿打,每天也不贪,赚个六七千就收了,老师规划的是年前上岸,想想我之前的玩法简直就是作死,梭*哈就死,有多少能输多少,我心里沉重的包袱也不再压得我喘不过气了,一步一步的走,一步一步的扔,扔掉的是包袱,路就会越走越轻松。现在我还在继续跟着老师回血之中,有着跟我同样遭遇的朋友可以联系这位老妹,让我们一起并肩前行,路上有你有我,让我们一起点亮希望,祭奠重生的生命!

【以下内容仅供休闲阅读】

王夫人越想越觉得这事蹊跷。深夜,她悄悄来到凤儿的房间,凤儿服过药已经睡着了。看着熟睡中的那张小脸儿,王夫人恨得牙根都痒痒。就在她想更前一步靠近凤儿时,突然“嘶—”的一声,一条白色的眼镜蛇从床底窜了出来。虎视眈眈地对着她吐着长长的信子。

王夫人的魂儿都被吓掉了,这明明就是白天救凤儿的那条蛇呀,怎么会出现在这儿了?不敢多想,王夫人三步并两步地跑了出来,回头看看白蛇没追出来,这才稍微稳了稳情绪,快步回了自己房间。

十几年后,凤儿已经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媒婆更是不知踢破了多少门槛儿。但是凤儿早已心有所属,就是忠厚老实的家旺!不过因为二人身份悬殊,只得偷偷来往。

一天,正在花园赏花的凤儿,发现树后有人探*头探脑,大声呵斥:“谁在那儿鬼鬼祟祟的?出来!”一会儿,一位衣冠楚楚的白衣男子,手持一把纸扇,嬉皮笑脸地来到了凤儿身旁。

凤儿一看,原来是大娘的侄子贤才。此人看着一副仪表堂堂的样子,其实是个油嘴滑舌,不学无术的家伙,平日里东游西逛,沾花惹草。

凤儿轻蔑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贤才谄媚地陪着笑:“妹妹真是好雅致,不过这满园的争芳斗艳,在妹妹面前也只能黯然失色呀!”

“哼。”凤儿瞪了一眼他那副令人作恶的嘴脸,厌恶地一甩袖子,径直走开了。

“哎—”贤才刚要向前追去,忽觉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回转头来一看,原来是王夫人。贤才赶紧毕恭毕敬地喊了一声姑姑,还不忘朝着凤儿离开的方向瞧了瞧。

王夫人窃笑:“怎么,又吃了闭门羹?”贤才低着头没说话。王夫人继续说:“这几天我和你姑父一直在商量,该给凤儿找个婆家了。”贤才紧张地看着王夫人。

王夫人笑了笑:“我知道你喜欢凤儿,如果你娶了她,那王家的财产也有你的一半了呀!”贤才倒不关心什么财产,“姑姑,我几次碰见凤儿跟管家的儿子眉来眼去,现在对我又总是不理不睬,如何才能让她嫁给我呢?”

王夫人板起脸:“小姐怎么能嫁给一个下人?这事老爷也不会同意的。”她戳了戳贤才的脑袋,悄悄地在他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贤才这才眉开眼笑了!“不过,你一定要小心,她房间里经常有条蛇出没。”

贤才满不在乎地挥挥手,准备去了。


特别提示:本文(包括图片)系单位或个人自行发布的商业资讯、营销推广及宣传资料,准确性与完整性由提供的原单位或组织承担完全责任!仅供用户参考,本站不对内容的真实性负责,据此操作风险及责任自负!

  您阅读这篇文章共花了:  
 文章未设置标签!
顶部| 文章|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 免责| 广告| 留言

Copyright © 2017 -  爱文网 备案/证号:17008603号-1

留言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