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网
关注爱文网www.3652ww.com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
《熙雯说》自述:回血上岸后怕还会玩一分快三,当初输掉了太多人生
首页> 爱文百科>软文营销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7日 18:48| 字号:  中  大评论:0  

我是一个经历了5年网赌伤害的80后,2014年一直在南方一家电子厂做着一份不算体面但工资还算满意的工作,然而因为看到厂门口卖大饼的大叔用一年时间把面包车换成商务车,燃起了我创业开店的想法,两个月的心理斗争,我在领导执意挽留的情况下依然选择辞职。后来经历了两个月的迷茫期,上海同学跟我发出了一起开奶茶店的想法,他出技术我出钱,我当时拿着在厂里两年赚的一万块,跟家里要了2万多,两个人一拍即合,在江苏常州从找房到买设备装修用了半个月时间。回血导师扣扣:1371146519

14年9月1号正式在学校对面开业,第一天下雨,接小孩放学回家的家长挤满了我们小店,从此生意好的不可收拾,虽然毛利一天也就三四百,但很充实,因为学校周末我们生意没有了高峰期,时间也多,我在没事的时候开了一个淘宝店,代发的那种,之后接触了刷单,当时QQ还很流行,各种人加我说网*赚,15年2月份我从开始的刷单到后来的网赌,各种投钱,其中网赌就像一颗毒药一样开始吞噬我的每一个细胞,疯狂的我开始只要没人就开始网投,盈盈亏亏,最终输掉了开店的所有资金,我朋友也接触了,但他比较理智,知道这个盈利不了,直接退出了,因为我投的资金比较多,回本的欲*望不停的在内心挣扎,就那样,我们盘掉了开了一年的店,总共收回4万多,我们分了钱,他拿了一万多,我拿了2万多。

当时手上有钱本来应该先还家里的,但我想着再捞点本,回去有点余钱好找新的事情,就那样在常州找了一份销售商铺的工作,一下班就去网投,开始一个月盈利了8千,那时候就傻瓜式的死追,单双大小,好景不长,当月最后几天追号,一次遇到了长龙,手上3万多块,我记得最清,最后一把是一万6,当时心都要跳出来了,可想而知,庄*家要收割你,不会管你什么心情,亏完了所有的钱,我瘫坐在床上,无助绝望,家里打电话过来,还不知道我把钱是这样亏光的,我只说是开店赔光了,家人以为我被同学骗了我说没有,当时是15年底,父亲让我回去,我连买车票的钱都没有,家人已经失望透顶,给我打来了车费,我乘车回家然而当时内心并未放弃回本,只以为是自己的计划太差。

回家没多久我开始在网上找各种教程学别人做号,为了稳定,我学别人做代理,当时国家没严打,平台很多,就从其他平台拉人玩,我发计划,如果自己不玩可能还能回本,每月下面人的返水和佣金都有1万,就这样我用我的QQ号发计划建群。但发现一直在亏钱,感觉自己无法自拔,不能再这样了,只有把时间用在其他地方才能不接触这个,于是便想在西安找自己专业模具机械的厂,可是找了许多不是工资低就是要求比较高,后来只能去硬着头皮去做销售,我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销售需要跟人说话,可是我无论怎么去改变都是没有多少业绩,销售同事推荐我办信*用*卡,说他们都在用,于是作为一个一无所有的我开始接触了信贷便一发不可收拾,因为使用频繁,提额很快,从一张招*商到后来华夏中信总额度就25万,就那样,一个之前“彩友”推荐一个平台让我跟他做代理,说可以信*用*卡充值,这时候他教会我做直选号,中率80%,我本来想好好做代理回本的,想想不拉亲人朋友,只拉在其他平台玩的赌徒,内心也不觉得愧疚,就这样一直到18年国家严打,腾讯也开始严查封号,我用了8年的QQ号和3年的微信号被永久封掉所有的平台孤立了,下级也开始流失,我在工作之余,开始自己下注玩,这东西真的有毒,一旦开始就会把你目前算能借到的钱全部吃掉。

19年1月开始,直到5月份加上中信银行和招*商银行的贷*款,还接了两笔高*利*贷,总亏损51万啊,5月最后一次我借朋友的5000块进去后,又一次崩溃,我跟家人又一次坦白了但没敢说有50万,只说9万,我下着雨,站在雨里跟做保洁的母亲打去电话,说我错了母亲用哽咽的声音骂我,我以为自己会改,虽然骂了我两个多小时,但最后家里还是决定帮我,瞒着买房负债的妹妹给我取了9万块,他们说这是所有积蓄,殊不知我还有40多万,我表面平静,内心想着如何用着这9万堵住这个大窟窿,我赶紧把高*利*贷和朋友的钱还了还有银行小贷和信*用*卡,我还了将近8万,给自己留了2万,想着做点小生意或者周转资金。

我用一部分钱报了IT培训班,用3个月结业,以为能找个上万的工作,没想到应聘第一家人家看到我简历直接说底薪3300,需要工作锻炼,问我做不做,我当时看在华为上班,想着能赶紧赚钱还债就答应第二天去上班,这一年工作就是电脑的基本问题,跟我一起学的同学人家工资都56千,我还是三千多,没有加班朝九晚六。业余时间多了,加之每月的还款压力,我又开始复赌,一年时间我输输赢赢不到夹在一起盈利2万多。

这一切在2019年12月22日崩*盘了,每个月把父母的工资拿来还债,现在想想真不是人,18号到22号连续一个礼拜把借家人的3000块和朋友同事的1万1千块全部输光,并且还承诺人家第二个礼拜还,当下午母亲打电话过来问我是否跟妹妹借钱,我压抑不了内心的崩溃,又一次坦白了,这次我知道家里已经没办法帮我了,只能靠自己了,没有机会了,内心虽然一万个不甘心,家已经被我败光了,1月份老婆就到产期了,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维持我们这段婚姻!

我现在还能有机会在这里跟大家说我的故事。也是要谢谢一个女孩(威373732550)当时我欠了一屁*股债,以前我想都不敢想一笔巨款。正当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在网上遇到了她,她每天陪我聊天,开导我,陪我聊天也是她带我打回本金。我后面还想在玩的时候也是她让我戒赌,我记得她当时和我说:“我不是要带你赚钱,我只是想帮你戒赌,给你一个戒赌的机会!你现在本金打回来了,有机会脱离出去,千万不要再陷进来了!”

其是每个赌徒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是自己的贪心害了她人。很多人输钱了都是不甘心,想打回来。你想一下你辛辛苦苦打几年工赞的钱,几个月就输没有了,你心里能平衡吗?所以这时候你心态变了,你就想翻本,反而越想翻本,陷进去的越深。所以我现在也现在也想开了,虽然所有的积蓄都没了,但是毕竟自己也没有外债了。最起码我还有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现在我在老家买了房,儿子马上要出生了,对于我的那段人生的污点,我和父母妻儿都不愿再提起,现在我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有我爱的家人,我想,这就是人生最幸福的模样。当然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赌过了,哪怕是平时朋友之间的麻*将聚会,我都坚持没有玩,看来只有真正的上岸,才能收手!

希望此时回头还来的及!奉劝还不深的你赶紧回头!无论何时,家人都会原谅你,但不要辜负了他们的一次次信任!我非常感谢在我最迷茫的时候,有贵人的相助,让我起死回生,有相同经历想回血的朋友可以加老师扣扣:1011026666备用扣扣:1526662222进行咨询

【以下内容仅供休闲阅读】

湘南武陵山腹地有个太平寨村,群山环抱,云雾弥漫,给各类蛇的生长繁殖提供了得天独厚的环境。一天,从山外来了一位刘老板,专门收购各种毒蛇,而且必须是活的,出价非常高,如能捉到超过三米的大“过山风”眼镜王蛇,可按每条1000元收购。

村里自古有捕蛇作药材的传统,但近年山上毒蛇越来越少,也很少有人捕蛇了。村里有个叫李彦军的青年,出生在捕蛇世家,因为办婚事急需用钱,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动了心。他想,凭着自己的祖传绝技,捕到几条大点的毒蛇没什么问题。凑够结婚的钱以后就不干了,久在河边站,没有不湿鞋的。

说干就干,他连着几天进山,很快捉了几条毒蛇,卖给刘老板,得了300元。刘老板看出他身怀绝技,鼓动他捉条大个儿的“过山风”,并再三表示一定按每条1000元收购,如超过4米,可加价到2000元,决不食言。“过山风”只有太平崖上最多,李彦军决定冒险上崖,让刘老板在崖下等着接货,刘老板满口应允。

李彦军经过精心准备,攀上了人迹罕至的太平崖。太平崖高四五十米,如刀砍斧劈,直上直下,崖底就是奔腾汹涌的乌江。崖上密布绿森森的箭竹林,密不透风。正因为平时谁也不敢来,聚*集的鸟兽就多,一些大毒蛇也都在这里出没。

李彦军小心翼翼地在崖上走着,用长竹竿探着路,渐渐到了峭壁边上,呼啸的江水声听得真切。突然,前方的草丛中“唰啦啦”像平地起了一阵风,随即便传来急促而瘆人的“呼呼”声。

李彦军马上停脚,定睛望去,只见十几米外的杂草乱石之间,赫然盘踞着一条鳞片灰黑发亮的“过山风”,足有4米多长,茶杯口粗细。“过山风”也感到有人到了近前,前半身竖起一米多高,鼓得像皮球,蛇芯子火苗般乱抖。李彦军没想到真的遇到了这么大的“过山风”,是福是祸就看自己的本事了。

眼镜王蛇是毒蛇中体形最大、最厉害的一种。一般最小的也有3米长短,超过4米的以前比比皆是,但这些年很少见了。它的毒液毒性奇强,咬人一口,若无特效蛇药,不出半袋烟工夫必死无疑。它发起威来,呼呼作响,如同阴风过山,因此山民形象地称之为“过山风”。物以稀为贵,所以刘老板才肯出大价钱购买。

李彦军很快克制住了惊慌,此刻害怕一点用处也没有,狭路相逢勇者胜!正思忖间,那“过山风”已怒不可遏,摇头晃尾,喷着毒气,迅速发起攻势,朝他直逼过来。

李彦军迅速掏出背篓里的红布,在身前晃动。这是个对付毒蛇的绝招儿,毒蛇只对移动有温度物体有反应,它以为红布是敌人。待其张嘴咬住红布后,只要用力一抖,嵌进布里的大毒牙便会应声而落。毒牙一掉,毒蛇便与普通蛇无异了,手到擒来。这一招儿说着简单,却需要超人的胆魄和极快的身手。

这时人蛇相距不到4米,“过山风”猛地一蹿,狠狠叼住了红布,毒汁喷了出来。就在这一刹那,李彦军闪电般将红布往怀里一甩,但完全出乎他意料的情形出现了:这条“过山风”似乎早料到了这一手,竟咬紧红布,顺势腾起身子,借李彦军的拉力一下子扑到他身上,蛇身在甩动中急速地缠在了李彦军的身上,大嘴松开红布,向他面部咬来。那两根弯曲的毒牙足有四五厘米长,恰似两根寒光闪闪的钢针!

李彦军大惊失色,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沉重的蛇身压得他打了一个趔趄。他咬牙,奋力稳住身体,头向后摆,气沉丹田,蓦地伸手死死扼住了扑面而至的蛇颈。

这条“过山风”不但庞大而且凶猛异常,粗硬的蛇颈狂躁地扭转着,摆动着,随时可能挣脱。李彦军钢钳般的大手想把它掐死,但蛇颈一鼓一鼓的,韧劲儿十足。

僵持了好一阵儿,李彦军因用力过猛,脚下站立不稳,侧身栽倒在地。他被石头硌得生疼,但不敢稍有放松,双手尽力把蛇头推得远些,并使劲儿往石头上撞。他的腰间有把锋利的匕*首,可惜实在无法腾出手去取。他一面与毒蛇搏斗,一面还得防止失*身坠下深渊,崖沿离他仅有几米远,此刻,李彦军的处境之凶险,真是危如累卵。

  您阅读这篇文章共花了:  
 文章未设置标签!
顶部| 文章|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 免责| 广告| 留言

Copyright © 2017 -  爱文网 备案/证号:17008603号-1

留言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